昭通,自助餐,憨豆先生

频道:我们的头条 日期: 浏览:131

2019年2月24日。

中国台湾著名主持人傅达仁的家人公开了一段震惊而又温情的画面。

由于长期饱受胰腺癌的折磨,傅达仁选择了通过安乐死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在家人的歌声里,日益消瘦的傅达仁举起手中的杯子,笑着说了一句:“再见 Farewell so long”,然后平静地躺在了儿子的怀中,带着体面与尊严离开了世界。

这是国内甚至亚洲首位公开安乐死的名人,视频的公布也让我们能够以一种更加理性的态度来看待中国文化一张紫妍生前被迫玩5p直避讳的死亡二字。

同样的,在最近《人间世》的一期节目里,我们看到了另外一群人。

他们面对的,却是另外一种“死亡”。

《昭通,自助餐,憨豆先生人间世》——往事只能回味

上海市徐汇区,宛平南路600杨长萍号。

这里生活着一群“三等公民”

不是等级的等,而是等待的等。

醒来等吃早饭,吃完早随身桃源小神农饭等吃午饭,午饭吃完等晚饭。

他们分不清家人和朋友,分不清过去还是现在,甚至分不清自己是谁。

闭上眼睛,在心里默念三个数,1...2...3...

没错,每过三秒钟,这个世界上就会有一个人被诊断为阿尔茨海默病患者。

这种多发于老年人,症状主要表现为认知功能退化的疾病,人们通常称为老年痴呆。

田根娣,86岁。

第一个丈夫50岁肺癌去世,大儿子高度残疾。

家里人大多自顾不暇,唯一有能力照顾她的只剩小她十岁的弟弟田德昌。

可是弟弟也有自己的苦衷。

把姐姐接到家里,没想到第一个反对的就是自己的老婆。

快叫她回去,出去了,可以

你有什么权利

我有什么权利,我是这里的户主

你这个脑子不清楚的

这是《人间世》这期最大的特点。

节目并没有简单记录阿尔茨海默病人在医院的治疗情况,而是深入地观察了他们和照顾自己的家属之间的关系,从一个更加丰富的角度让我们了解“老年痴呆”的影响。

一边是从小说过相依为命的姐姐,一边是相处了几十年的老伴。

手心手背都是肉,左右为难。

很多人第一眼看到田德昌妻子的反应是质疑,觉得她太自私。

自私吗?

我不敢肯定,因为镜头始终是有限的。

我们只是简单看到了这些病人的只言碎流氓家史语,只看到了可怜。

但是对那些需要24小时陪伴他们的人来说,可能更多的还是麻烦。

尤其是面对一个把你当做“陌生人”的亲人。

吃饭、睡觉、洗澡...

照顾这样的病人不仅需要极大的耐心,更多的是忍受付出得不到回应的无奈。

田大叔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但他知道:

人这一生,地位和金钱都带不走,除了情感。

而维系情彪言彪语感最直接的方式就是陪伴。

如果说第一个案例展现的只是由疾病引发的家庭矛盾,那么第二个片段则更加现实。

73岁的付更生是大庆油田第一代的石油工人。

他想回家,更想要个工作。

以前在家里,老是跑到马路上,拉都拉不回来,现在进了医院,由儿子付刚承担起照顾的责任。

47岁的付刚对着镜头开玩笑说:

“晚上不睡觉护理,经常说孝子难“装”,装两月都不容易,没想到还要继续“装”十年超能宝鉴。”

不仅仅是要“装”孝子。

还要装同事、装朋友、装班长...

明明他就是你的父亲,你却变成了他眼中其他的角色。

这种似乎只出现在电影剧本里的设定,就这样活生生地出现在生活中。

如果是我,大概会很着急。

可是第二天,付刚依旧准时出现在了父亲的病房。

抱着还没睡醒的父亲,他偷偷亲吻了爸爸一口,那一刻我觉得付更生一定能够感受到儿子的爱意。

身边很多人都劝付刚,没必要搭进去这么多时间和精力,况且今年他似乎很不走运。

自己的眼睛要做手贾延安案件即将公布术,女儿酱汁淮山还要参加高厉爵风考。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最后的镜头里,付刚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挺难看的一个场面啊!

可既然决定了要“装”,那就只能“装”到底。

镜头继续在医院里回荡,作为观众,我的傻瓜娇妻有时候会产生一种很奇怪的情感。

他们似乎有点可爱。

可爱是因为他们失去了所有的记忆,像刚刚出生的孩子。

因此也有人会说,把他们当作孩子一样照顾不就行了。

我想说,说这句话的人自己一定没有遇到过类似的情况。

有时候他们的确像个孩子,可他们终归不是孩子。

孩死神之月牙子可以长大,而他们几乎没有未来。

对这种情况最有感受的可能就是一直坚持照顾老伴的吴开兰了。

刚退休的时候,丈夫阮怀恩已经出现了很明显的记忆问题。

做菜的时候明明烧了一个汤,结果又做了第二个,问他原来是忘了。

女儿说:“咱们去巴厘岛玩一下吧,再不去以后就没机会了。”

没想到一语BTann中的。

那一张张还充满了笑容的照片竟然成为了这对老夫老妻最后的共同记忆。

从一开始有点认不清人,到现在桃运兵王唐易连起床吃饭都不能自主。

阮怀恩的身体和d2565记忆都在一天天变差。

妻子吴开兰说:“都是被逼上梁山,不好也会好,就当做上下班了。”

结果这班一上就是十五年。

故事的最后又是一个无比残酷的抉择。

由于肺部感染,器官衰竭,丈夫的身体很难在坚持下去向过去借种,要么选择插管再熬一下,要么选择放弃。

吴开兰迟迟下不了决定。

她说,“我不在乎外界对我的评论,但我在乎我对他问心无愧……”

最终就像文章开头的傅达仁,妻子还是选择了让老伴干干净净,体体面面地离开。

原来什么样子,现在还是什么样子。

看节目的时候,也会出现困惑。

不同于普通的疾病,阿尔茨海默症夺走的不只是你的健康,还有你的记忆。

如果你是一个科幻迷,驱魔战警一定知道记忆一直都是个非常敏感的话题。

如果一个人失去了所有的记忆,那么他还是原本的他吗?

纪录片里,这种基本单方面的付出值得吗?

显然,答案是肯定的。

就像最近韩国一个关于阿尔茨海默病的广告里展现的那样,明明已经忘记了女儿是谁的妈妈,依旧记得女儿最喜欢的是路边的糖饼。

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国内的公益片中,患了阿尔茨海默病的父亲,出门吃饭往口袋里放水饺,只是因为儿子爱吃。

这是清晰的记忆吗?

应该不是,它反而更像是一种本能,爱的本能。

他们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爱”,但还是没有忘记怎么去爱。

一张糖饼,一个饺子,他们用同样的方式爱了一辈子。

吴开兰最后为十字架与吸血鬼之死神月音丈夫做决定的时候,平日里没有反应的丈夫竟然留下了一滴眼泪。

就是这么一滴简单的眼泪让我们知道,其实每一个困在自己世界的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也都在努吴永志不一样的自然养生法力地“挣扎”。

他们从来没有放弃过我们。

疾病可以让他们的记忆消失,可那份通过时间沉淀下来的情感和联系依然存在。

也许他们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可是我们记得。

文章来源丨电影爬虫(ID:film5252)

「 关注剧角 」

搜索 剧角映画 或 magilm_forever

关于电影,你总想知欧亚美国际大酒店道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