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划桨开大船,全女格斗,明光天气

频道:我们的头条 日期: 浏览:179

老北京味道怎么写,怎么拍,刘家成导演总能交出让人服气的答案。新剧《芝麻胡同》,熟悉的京腔京韵,同样的几十年的时代变迁生活况味,相比《情满四合院》、《正阳叶佳宜小说门下小女人》,《芝麻胡同》依然做出了其独到新颖之处。在不失市井生活的真实细节质感的同时,故事不显平淡拖沓,反而紧凑流畅,高潮迭起。

说到“京味儿剧”,其实并不是有弯弯绕的京片子,有胡同四合院就能伟峰制刷厂叫“京味儿”剧。看前述三部剧,共同特点是外粗内细,别看人物一个个高声大嗓,做事直率,为人刚烈,剧情和画面里处处是老北京人特有的讲究。

首集一开篇,阳光灿烂的好天气,镜头先是从空中俯瞰城门楼,城门口的国军列队小跑而过,再慢慢降至街道上,大小商铺门脸招牌一一掠过,做卤煮的,剃头的,路两旁小贩们热热闹闹地忙碌着张罗着。主人公严振声坐在人力车上,长衫马褂,翡翠扳指,派头十足。这行云流水的一个开场,其中细节考究,年代背景、地理位置、民俗风情、人物背景都交代得差不离了。

何冰饰演严振声

同一集中还有一组类似的镜头,街道上人群熙攘,拉洋片的,顶缸的,拉弓的,吞剑的,天桥绝活儿随着镜头如老北京风情画般展开,最后停在摔跤的几人这里,正是严振声父兄等人。

摔跤这里严振声大哥徒弟被别人打败,大哥二话不说上去就给人家一下马威,立起了人物性格:爱出头,护悍女斗中校犊子。这也是为后来大哥面对十几个持枪国军,还跟人“正面刚”失去性命埋下伏笔。

另一方面,剧中人物的衣食住行,也都有门道。

“衣”字上,刘蓓饰演的大太太林翠卿,前清翰林独女,身上的旗袍件件富贵,但又透着雅致,点缀的饰品也以玉为主,而少见金银等物。大哥去世后,翠卿又要瞒着严振声父亲不动声色,又要打理家中大小事干死了务,但一身黑底缀梅花的旗袍,已无声胜有声地表现了翠卿心中的愧疚悼念。郭秉聪,家道中落的败家子S妹妹9,游手好闲,一身当年富贵时留下情痴大圣的阔少习气,身上银白绸衫子绸马褂倒是挺括体面,但多少集就没见替换过,可见穷得就这一身能见人的行头了。

刘蓓饰演大太太林翠卿

“食”,讲百姓生活,少不了好多饭桌上发生的戏,更何况《芝麻胡同》讲sw517的就是酱菜园子的故事,“酱菜”交代了故事发生的场所、人物、人物关系,“酱菜”也是全剧剧魂所在,主演何冰曾在采访中说:“人生的过程就是腌渍的过程”,说的便是“酱菜”对人物命运的隐喻。

再说剧中出现的“豆汁”,严振声爱喝豆汁,不但爱喝,嘴还刁。“豆汁”的出现,跟严振声再娶妻这段剧情直接相关。

第一次出现严振声喝豆汁,是在家里,丫环宝凤为讨好他熬夜精心制作,比外头的味道正,配上炸得金黄的焦圈儿,严振声吃得美。翠卿在一旁夸奖宝凤,言下之意是提醒严振声这才是她可以娶的女人。严振声吃得再美,还是歇下了嘴,客客气气地让宝凤以后不用做了;

第二次严振李振威营口声喝豆汁,是在医院,牧春花在外头买来的,此刻他嘴不刁了,喝得挺美。牧春花边喂他边数落他,他甘之如饴。两次喝豆汁的戏,将几个人物间的关系交代得极好。

“住”上面,据刘家成导演介绍,这部剧搭胡同、四合院、彭瓦酱菜厂的景动用了上千名工人,历时半年。确实,剧里几家人的宅子一一出现在镜头里,都是不用言说的戏,将人物背景交代得明明白白。

严振声家,前后几进宽敞阔气的四合院,下人住的院子和主子住的院子差别明显,错落有致,这是大富之家。

严振声父亲家里,虽小许多,也是齐整的青砖四暴君的爱奴合院。

牧春花家里,逼仄的院子,平房几间,但拾掇得干净清新,家里经济虽困窘,家里的人却讲体面有骨气。

郭秉聪赚了笔不义之财,租下个好院子,但主厅里一看,博古架上尚且空空如也,可见只有表面光鲜。

编剧刘雁在故事结构上,是下了大功夫的,第一集剧情密度就亡眼望远镜极高金日煌,酱菜园子来了新把式,为求丰润豆闯关外,遇险大哥身死无后,父亲要求严振声再娶一房,生意周转不开要卖祖传的宝贝……一系列剧情自然地衔接并发生,一点儿不磨马思纯坐轮椅现身叽,也不显突兀,足见功力。在写酱菜园子的戏上,兼具专业度的同时,也让普通观众看得明白,“踩黄子”“制酱”等场景拍得漂亮,与剧情结合得也紧密。

写酱菜园宗玉佩子的戏上,兼具专业度的同时,也让普通观众看得明白。

对于严振声作为商人这一面的刻画,着墨不多,但清晰利落:沁芳居周转不灵时,他也坚持不收客户的赊账,这是信誉,也是维护人际关系;将传了几代的顶戴花翎卖了换流动资金,是因为他相信自家生意靠的终究是口碑。就这点笔墨,已经将他商人精明能干的一面展现出来了。写这种老字号商铺的兴衰和日常不容易,《芝麻胡同》倒是做出了几分多少年前《大宅门》的意思,但《芝麻胡同》重心与《大宅门》又不同,相比商界的波澜壮阔,《芝麻胡同》更倾向于家长里短,主要笔墨还是放在了严振声、林翠卿、牧春花三人身上。

首先,严振声和林翠卿这对包办婚姻的老夫老妻,写的没问题,林翠卿比严振声年长,自小在婚姻中,林翠卿就扮演了“保护者”、“长姐”的角色,在家庭事务中说一不二,二人的婚姻谈不上当代意义上的爱情,但多年相伴扶持的恩情和亲情是很浓的。在严振声娶牧春花这件事上,林翠卿一开始表现得极为吃醋,用了各种手段阻止,这是一个妻子的正常反应,变化产生在听到严振声和他父亲的交谈后。

严振声肯定了林翠卿的付出和他们的情感,这让她的憋屈得到了抒发,让她的担心得到了安抚,她知道严振声重视她,她的家庭地位不会受到动摇,再加上对严大哥的死有愧,于是接受了牧春花这件事。

刘蓓偷听这段表演的表情变化,也是够精彩了。

她和丈夫有情,但维系家庭和婚姻的更多的是义,而她作为封建社会成长起来的传统女性枝桠和枝丫的区别,内心也很接受这一点,在丈夫承认她地位和付出之后,她不介意“深明大义”。而在公公面前把丈夫比做儿子的台词也是很好笑了。↓↓↓

品品公公听到这话的表情。↓↓↓

但到了牧春花和严振声这段感情宝鉴双瞳,编剧的弱点就相对明显了。编剧明显对这种一见倾心,再见倾情的浪漫感情戏拿捏得不大好,英雄救美、美救英雄的车轱辘戏在十集中反复上演,就是让人看不出这俩人的cp感,远不如严振声和林翠卿这对“厉害媳妇妻管严”的日常来得生动有趣。不过,挺让我意外的是,看五十岁的何冰老师泡姑娘演感情戏,虽然有点鲜血与美酒小别扭,但倒也不出戏,不愧是演技派。当心上人要嫁给别人时,ox163嘴上不说破,但这个委屈巴巴的眼神,啧啧。↓↓↓

严振声的两段婚姻,近日是不少该剧观众讨论的小热点。剧中严振声原本姓俞,但从小过继给严家众人划桨开大船,全女格斗,明光天气,继承的是严家家业。但俞家大哥死了,俞家无后,俞家生父便要种族变更待定怎么取消求严振声以俞家名义再娶一房妻子为俞家生养后代。不少观众知道这叫“兼祧”:在封建宗法制度下,一个男子同时继承两家宗祧。但不知道的观众也有诟病这一设定“太封建”,毕竟故事跨度几十年,到了后面新中国成立了,三个人的关系依然纠缠在一起,似乎有悖于社会常识和时代潮流,显得太封建。

写封建社会或建国前的故事,故事和人物带封建性很正常也很应该,总不能一个生活在百年前的人物,身体力行当代社会的价值理念,那就成穿越剧了。年代戏对不同时代的社会习俗、价值体系、道德观念的把握必须要真实,才能让观众觉得真实。但同时又要考虑影视剧所传递的价值观和道德观要符合当下观众的认知与心理需求,那就要在真实的同时,保持客观态度,做到正确评价。

《芝麻胡同》将最重要的人物关系建立在“兼祧”这一封建宗法制度上,但把这件事的一系列实施过程写得鸡飞狗跳,极具闹剧色彩,没有正向的感情倾向。另外,人物身上虽然有旧的封建道德,也有新时代新风气的影响,随着时代发展人物的价值观念更是一直在被时代思潮所改变。如果说法律道德公序良俗是“理”,那时代在变,“理”也会更迭变化,但作为个体,生活中除了论“理”,也得论“情”,三个人的特殊关系,到了新时代怎么处理?理与情如何两全?应该会是剧集后期的看点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