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诺迪亚4,夜访吸血鬼,成龙电影

频道:新闻世界 日期: 浏览:296

诗人艾青曾评价新凤霞:

美在天真。

纵观新凤霞的一生,:

人美、性傲、情挚;

戏好、文佳、画灵,

都体现在一个“真”字上。

叶圣陶曾说:

“本色见才华,我钦新凤霞”

少时生活苦难、旧社会唱戏辛酸;

文革时期波折连连、晚年生活伤病缠身。

从旧社会底层走出来的新凤霞

看过人生太多的悲哀与不幸,

所以牢牢地记着“要学好,走正道。”

因此,她一生都拾艺不辍、积极生活,

始终保持着内心的纯真。

也正是这份儿“真”,

让她的戏、文、画都独树一帜,

流淌着star517清新质朴的自然味道。

1

人美:天然去雕饰

新凤霞长得美。

老舍先生称她是共和国美女。

也有人说她是共和国最美花旦。

连周总理也说:

“三天可以不喝茶,不能不看新凤霞”。

据说总理的书桌玻璃板下,

一直存着一张新凤霞的剧照。

有一次,新凤霞和爱人吴祖光在家里举办宴会,

邀请了齐白石、梅兰芳、老舍、夏衍等文化界人士。

这天白石老人在护士的搀扶下来的很早,

刚进屋坐下就看到了新凤霞,

这是白石老人第一次见到新凤霞,

未想一见眼睛就挪不开了,

拉着新凤霞的手不转眼地看着她,不配闻歌

随行的护士觉得不好意思,

提醒老人说:“你总看别人做什么”。

白石老人一听,不高兴了:

“我这么大年纪了!

为什么不能看她?她生得好看。”

见老人动气,大家都有点尴尬,

新凤霞见状,马上笑盈盈地圆场说:

“您看吧,我是演员,我不怕人看。”

吴祖光也上前哄着老人说:

“你看吧,您看吧……”,

然后满屋子人都笑了。

于是在场有人提议:

“老人喜欢凤霞,就收她做干女儿吧。”

新凤霞也高高兴兴给老人行了礼,

就这样,新凤霞成了白石老人的干女儿。

艺人长得美本来是件好事,

可在旧社会,也容易招惹祸端。

《新凤霞回忆录》里记录过这么一件事:

解放前有一次戏班过天津火车站,

结果被铁路警察无端扣押了他们的行头,

对演员们来说,“行头”就是命啊!

新凤霞的母亲因此气得小产,

她前后跑了多次,也没要回东西。

最后戏班财主带回一个消息,

日本宪兵队的一言姓队长发话:

“要还行头可以,但新凤霞必须给我当干女儿!”

新凤霞一听才想起,

这个言姓队长早就骚扰过她,

被她拒绝,所以得罪了他。

新凤霞脾气一拗:“东西我不要了!”

没了行头可怎么唱戏啊,

不唱戏怎么挣钱养家呢?

新凤霞无奈只得向财主借钱,

承诺给财主“打印子”,

“每天在我唱戏的钱当中扣出去,

比如两块钱,只给一块钱,

那五毛钱就是一个月的利钱。”

这样的剥削,一直持续到四九年天津解放。

大资生堂紧急召回概多年的演戏生涯,

新凤霞没少经历类似的事。

她的儿子吴欢说:

惊人的美貌实在带给她太多的烦恼!

在半个世纪前,

无论她走到任何城市演出,

马上会引起身边的醋海风波,

甚至在整个演艺界都成了话题

因此她的儿子吴欢回忆:

“我母亲不想引起别人注意,

就把衣服改的老旧一些,

并且还要把我们打扮得土气一些!”

2

性傲:真我本色

新凤霞从小性子就傲,

要强、不服输!

新凤霞是她的艺名,

本名叫杨淑敏。

但小时候大家都叫她的小名“凤”。

她6岁开始跟二伯父和堂姐杨金香学京剧,

当有些长进,

能开始上台演小孩儿、小兔苏镇巫婆、小狗了,

听到大家叫她小凤,心中有些愤懑:

“你们不会喊我大凤吗?

小凤、小凤得让你们叫得长不大、长不高了……”

有个姐姐在一旁说:“是呀,小凤长大了,

能上台演小孩了,也该起个艺名了。

小凤,你说呐?”

一听说可以起艺名,

新凤霞可高兴坏了。

于是堂姐杨金香随口说:

“我叫杨金香,你就叫杨银香吧。

好了,让你沾我一个字,就叫杨银香。”

新凤霞一听,

刚还很高兴,这下可不乐意了:

我干吗非沾你的名字呢?

于是她理直气壮地对堂姐说:

“我不愿意,银子不如金子,

这是你和大姐姐教我的。

不比老,不比小,唱戏,要比好,

你让我叫杨银香,

我就得跟你杨金香比,

要不我比谁呀?

你是金子,好到头了,我怎么比呀?”

这话说得大家都不whc减速机知道怎么接,

随后又给她起了“翠香、玉香、金凤”等,

但她还是不喜欢。

一直到13艾诺迪亚4,夜访吸血鬼,成龙电影岁,

新凤霞开始拜评剧师学评剧。

师父认真地说:“你应该起个艺名了。”

师姐师妹中叫霞的名字最糙组词多,

思来想去,又结合小名“凤”,

师傅一拍大腿,

脱口而出:“新凤霞!

对了,这个名字好!新凤霞。”

当时谁也没想到,

这个名字将会永远地载入评剧艺术史册吧。

3

情挚: 情真意切 爱得轰烈

除了艺术成就,

新凤霞最为人津津乐道的,

就是她和剧作家吴祖光的爱情佳话。

新中国成立以后,

新凤霞主演了评剧电影《刘巧儿》和《花为媒》,

一时间红透大江南北。

对这样的文艺人才,

组织上是非常关心她的终身大事的,

于是相继有很多人帮她介绍对象。

为了符合她的“身份”,

别人为她介绍的多是干部和军人。

但她都不喜欢。

”因此福五鼠之风云再起,每当有人帮她介绍干部军人,

她见人第一面都脆生生叫一句:叔叔、伯伯,

就这样一声称呼,

便巧妙地拉开了双方的年龄差,

让对方知道,自己只是把对方当长辈。

“这是从小在戏班唱戏学的,

叫一声长辈,人家就不会在你身上有打算了。”

当然也有不奏效的时候,

当时北京文化局的一位领导,

约凤霞夜戏散场到他家里谈话,

凤霞应命去时,敲开房门,

这位领导却穿着绣衣睡衣,

拥着红缎子棉被,半坐半卧在床上,

嬉皮笑脸地和她谈话。

新凤霞一看这个情况,

马上转身跑出房门。

其实她何尝不想找个避风的港湾,

但她对婚姻实在不敢太随便。

因此在此之前,

她曾有德尔塔巴流量计过一段不堪的婚姻。

旧社会的时候戏子没什么地位,

尤其是女戏子,

结婚,是一件避免麻烦的好办法。

于是她和“戏霸”陈世起结婚了,

而且是“妾”身份。

尽管陈世起吃喝嫖赌抽一样不落,

她也只能“认命”。

解放后,新凤霞演了《刘巧儿》、

《小二黑结婚》、《小女婿》等戏曲之后,

开始意识到:婚姻是可以自己做主的,

于是她勇敢提起离婚。

在《我为什么要提出离婚?》里,

她写道:“我绝不能跟一个在政治上有问题,

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

思想上不进步,专门玩弄女人,

而且家里有妻子的男人生活在一起。”

她对外公开自己的择偶要求:

“我没上过学,没文化,

我要找个有文化的人当丈夫。

所以,当老舍先生将吴祖光介绍给她时,

她就对这位年纪轻轻、

才华横溢的剧作家、导演一见韩国小鱼饼钟情。

她回忆第一次和吴祖光见面时的场景:

“他蹲在我的沙发旁边,

两只眼睛看着我,很亲切的笑嘻嘻的,

很亲热……当时只感觉到,他真好。”

她放出风声:“我要嫁一个人,

他得是一名电影导演,

而且是34岁的,会写文章,

会写话剧,还会写电影的。”

吴祖光何尝不对这位貌若天仙的美女动心,

但他觉得,新凤霞长得漂亮,

名气又大,追求者数不胜数,

自己如何能入得了她的眼呢?

新凤霞见吴祖光犹豫再三,

迟迟不对自己有所表示,

于是决定主动出击。

她对吴祖光说:

“我很喜欢刘巧儿这个角色,

喜欢她自己找婆家,所以我演得也入戏。”

吴祖光没听懂,新凤霞急了,

直接就说:“我想和你结婚!”

这样的直接也着实吓了吴祖光一跳,

犹豫了半天,说:“让我考虑考虑。”

这句话可伤了新凤霞的自尊心,

立马有些生气:“你考虑吧,

不行就告诉我,我不求着您。”

吴祖光见新凤霞生气了,也慌了,

马上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结过婚。”

“我知道,你离婚了。”

吴祖光见新凤霞如此坚决,

沉默了一下,一字一句地说:

“我是要向你一生负责。”

新凤霞听这话暖了心,

证明这是可以依靠的男人,她选对了。

但他们恋爱的消息一传开,

马上就出现了各种风言风语

“吴祖光是香港回来的花.公子,能对她好吗?”

可新凤霞不理会,

她说“我认为我的选择是对的,我坚持,

我认定了的事谁也破坏不了,

我结婚不结婚,父母不管我,

领导也管不着,台上唱刘巧儿,

唱婚姻自由,台下还在婚事上这么不勇敢吗?”

面对来自戏剧界的压力,她甚至说:

“评剧是我的生盲派三刀绝学命,吴祖光是支撑我生命的灵魂,

不能两全,我宁要祖光。”

这样的坚决,让吴祖光大为感动,

卖掉了自己唯一值钱的莱卡相机,筹备婚礼。

就这样,两人在认识半年后,

1951年的9月,步入了婚姻殿堂。

幸福生活刚刚开始,

动荡的局势就向他们袭来。

1955年,吴祖光被打成右派,

被遣去北大荒劳改。

领导叫来新凤霞说,

只要她跟丈夫离婚,

就可以不受牵连。

但新凤霞不愿意,说:

“王宝钏等薛平贵等了十八载,

那么我可以等祖光二十八载。

祖光是好人,我等他。”

就这一句话,

新凤霞被评剧院划为右派,

她白天挨批斗,打扫卫生,

晚上还得去唱戏,

但不让她演党员和英雄人物。

团里的小姐妹看不过去,

游说她:“你现在演戏这么受欢迎,

就是有这么个包袱,真够你背的。

很多角色也不分配给你,

我劝你和祖光离婚吧。、

你只要一离婚,政治上就站住脚了。”

还说XXX也喜欢她,

那人比吴祖光条件好。

新凤霞却不为所动:

“人要讲良心,

当年是我主动嫁给祖光的,

他出了事,我不能这样。”

“我相信他是个好人,

这人品质好,心眼好,

我能为他争口气就是最大的安慰!

我不能给自己脸上抹一点黑。”

思念吴祖光的时候,

新凤霞就为他织毛衣毛裤,

“你穿上这些衣服吧,

走到哪儿也跟着我的双手,

带着我的心。”

三年后,吴祖光从北大荒回来,

两人刚刚开始憧憬新生活,

文革又来了。

吴祖光再次被揪了出来,

新凤霞也受到了牵连,

被派去劳动——挖防空洞,

即便在这种时候,

她也没忘记自己演员的身份,

“为练腿劲儿,我推车送料都是碎步小跑,

我的信念是将来一定还得上台,

功夫千万不能丢,再难也得练。”

4

戏好:勤学苦练见真章

新凤霞被称为“评剧皇后”,

独创的“疙瘩音”开启了评剧新派艺术。

这一切,都得益于她的勤学苦练。

新凤霞6岁开始学京剧,

14岁改学评剧,

小时候为了吊嗓子,

每天天不亮,

就跑到离家老远的天津墙子河,

或者八里台子的漫洼野地去喊嗓子。

冬天双手双脚都起了冻疮,

皴了、破了、流黄水……

母亲就给前海速贷通她熬红辣椒水烫。

以至于后来直接落下病根:

每年冬天都起冻疮。

新凤霞学戏,

最大的窍门是“偷戏。”

因为第一次拜的师傅,

是个半路出家的半吊子,

会的戏不多,而且不肯教新凤霞。

于是新凤霞只得自己学。

“不管评剧、京剧、梆子、文明戏,

什么戏都看,什么戏都偷。”

所以,她不仅会评剧,

也会一些京剧、河北梆子和河南梆子

最难得,她将学到的这些东西,

都巧妙地融合到自己的演出和唱腔中,

正因为擅于博采众长,

她的演出极具个人特色魅力。

新凤霞戏好的第二个窍门,

是善于从生活中揣摩戏中人物。

她演刘巧儿时,

有一个对河戴花翻身的动作,

一开始做不好,

她就跑到河边去找感觉。

“动作合理了就有了内容,

在台上做出来就可信了。”

巧儿在河边戴上一朵小花,

想着心爱的人,有点怕羞,笑了。

为了这一笑,

新凤霞对着镜子练了上百次,

一直揣摩着如何笑得天真可爱,

展现一个少女喜悦又怕羞的自然状态。

最后,刘巧儿一出场,

戴上花儿,随着音乐过门一扭身,

巧笑倩兮,立马博得满堂彩!

5

文真:含着眼泪说故事

新凤霞在一个贫苦家庭中长大,

又是家中长女,

早早就进戏班为家里挣钱,

没机会读书,所以也不识字。

新中国成立后,

新凤霞在天桥一带演戏。

中文系教授侯仁之去体验生活,

在新凤霞的窗台上发现一排小人书,

侯先生奇怪新凤霞怎么看小人书,

新凤霞具实回答:

“因为我不认字,不会看字书。”

侯仁之大为感慨,

没几天就派学生给新凤霞送来几本“看图识字”。

打这时候起,新凤霞才开始认字。

在和吴祖光结婚之后,

吴祖光责无旁贷地担任起老师来,

教她认字,还鼓励她写作。

但令吴祖光没有想到的是,

新凤霞在写作上极有天赋。

虽然识字、读书不多,

但她擅于讲故事,

写得文字流畅、层次分明,

生活气息极为浓厚。

用吴祖光的话康寿宝鉴说,是自成章法。

《人民日报》的记者夏景凡,

读到新凤霞《过年》和《姑妈》两篇文章后,

似发现了宝童春威贝似的拿去发表。

结果文章发表后,在文艺界引起了轰动,

叶圣陶专门打电话给吴祖光,

说新凤霞的文章让他非常震动。

叶圣陶后来评价说:“新凤霞在舞台上取得成功,

就因为她从小养成了观察和揣摩的习惯。

观察和揣摩本来是生活的需要,做事的需要,

同时也是写东西的先决条件,

而在她已经成了习惯,难怪她能写得这样好,

让人读了就像看她演戏一样受她的吸引。”

吴祖光也说:

“她具有女性的温柔而细腻的观察力,

深刻理解人,感情真挚,

写来富有人情味。”

当然,文章发表的多了,

自然有人眼红,

开始有人说新凤霞是文盲。

也有不少人认为新凤霞的文章是吴祖光代笔的。

艾青就问过吴祖光:

“凤霞写的东西,是否经过你的加工?”

吴祖光笑笑说:“完全是她自己的,

我只是改改错别字。”

说起错别字,

新凤霞也是闹过不少笑话的。

吴祖光有个朋友外号叫“胖子”,

有一次想给他打电话,

结果在记事本上无论如何也找不到这个人的号码。

于是吴祖光问新凤霞,

新凤霞翻了翻,

指着一个号码说:“调教香江这不是吗?”

吴祖光一看,

原来她把“胖子”写成“肚子”了。

新凤霞真正开始写作,

还是在文革浩劫之后。印特尔

彼时吴祖光被划为右派,

新凤霞也受到了牵连。

在一系列的痛打批斗中,

新凤霞的半月板被打伤,

从此再也不能登台唱戏。

这对一名热爱舞台的演员来说,

无疑是毁灭性的打击。

而后又经历了脑梗,

造成半身瘫痪,

左手几乎不能动,

只有右手可以活动。

好在爱人吴祖光一直陪伴在侧,

给予了无尽的温柔和体贴,

对她说:不要哭,写作吧。

“是啊,虽然左手不能动,

可我还有右手和思想可以动啊。”

新凤霞一旦开写,便文思泉涌、笔耕不辍。

吴祖光统计了一下,

新凤霞最多的一天写了上万字。

剧作家吴祖光自惭不如地说:

“我从事写作超过了四十年,

也从来没有一天写过这么多!

正是在丈夫刀锋洗眼洗出白虫子的小水的除夕不断鼓励下,

新凤霞患病后的二十三年间,

写出了《评剧皇后与作家丈夫》、

《舞台上下》、《新凤霞卖艺记》、

《我和皇帝溥仪》等二十九部作品,

大约四百万字的文学著作,

曾经一个字不识的新凤霞,

创造了属于她的文学奇迹。

后来,《新凤霞回忆录》由香港三联书店出版,

吴祖光特意将书送到叶圣陶家,

书到了叶家,全家大小都争着看。

看了不算,还在饭桌上议论。

叶圣陶说:“新凤霞经历丰富,

又能体会人生,是一位好作者。”

“我喜欢这样朴素干净,

洗尽‘文学腔调’的文字。

6

画灵:画画和演戏一样都是风骨

新凤霞是齐白石老人的义女,

因此在绘画方面,

新凤霞也有幸得到齐白石老人的的亲传。

其实在得到白石老人的指点之前,

新凤霞已有了较为深厚的绘画功底。

因为小时候家里穷,

买不起花鞋和戏服,

所以全靠自己的两只手绣。

绣戏服就需要自己描图画花样子,

新凤霞就是在这样的“自力更生”中,

打下了坚实的绘画底子。

与吴祖光结婚之后,

深受书画大家公公吴灜的影响,

对书画也渐有所悟。

吴灜也觉得这个儿媳在绘画方面颇有灵气。

齐白石则更是鼓励新凤霞学画欧阳雪画。

还经常亲自示范,手把手教学,

他对新凤霞说:

“画画,也是画骨气。

要画出神态,画出性格。

画牡丹,要画出雍容华贵,富丽堂皇;

画梅花,要画出主干的铮铮铁骨的气节;

画桃子,要画出丰满的热情……

一张纸铺好,要设计好整个的构图,

轻重疏星际安魂曲密都要做到心中有数。”

有丈夫的支持、老师的指点,

新凤霞于是放开了手去画,

前前后后竟也画了几千幅花鸟作品。

但由于自己毛笔字缺少功夫,

所以每幅画都需要吴祖光题字方算完成,

她常说:“我画画,你题字。

夫妻画难得:霞光万道,瑞气千条。”

1984年10月,叶圣陶寿高九旬的生日。

新凤霞以齐白石的画风,

给叶圣陶绘了十大只蟠桃,以为寿礼。

叶圣陶见到画后,十分喜爱。

他立即吟出一首七言绝句:

宛睹缶庐白石毫,凤霞寿我十蟠桃;

心灵手巧多能事,剧艺文章价并高。

诗人艾青在给《新凤霞回忆录》作序时,

写下:“朱丹说凤霞的画‘好在不俗’;

祖光说凤霞的文章‘一片天籁’;

而我却认为‘美在天真’

——这太难得了”。